镇宅丧

【X战警】【EC】【鲨美】来吃我一口官方发糖,同人撸肉的安利!(持续更新)

袭家:




【入门简介篇】


CP简称:EC


CP全称:Erik Lehnsherr(艾瑞克/万磁王)& Charles Xavier(查尔斯/X教授)


CP爱称:Cherik





X-MEN全集观影顺序:


《X战警:第一战》2011→ 


《金刚狼1》2009→ 


《X战警1》2000→ 


《X战警2》2003→ 


《X战警3:背水一战》2006→ 


《金刚狼2》2013→ 


《X战警:逆转未来》2014→ 


《X战警:天启》2016→ 


《金刚狼3》2017


电影资源☞ 百度云下载




so:


①如果想要完整系统地了解X战警的背景设定,认识所有出场角色,请依序逐一观看;


②如果只是想看EC的JQ,可以直接看《第一战》《逆转未来》和《天启》就行,因为年轻版的万磁王和X教授只出现在这三部中。





影片中の萌点:


①小教授的盛世美颜,像大海一样深邃漂亮的蓝眼睛,以及牛逼至极的演技;





②万磁王(Erik)性感到爆炸的身材和嗓音,以及始终认为Charles>全世界的价值取向;




③正派boss&反派boss旷日持久的相爱相杀;




④明明三观和理念都超级不合,每天都想neng死对方八百遍,但是普天之下最在乎、最看重、最认可、最喜欢、最不舍的还是彼此。




⑤第一战里,导演生生把小教授的BG戏份全部砍掉了;天启中,Erik的BG线也缩到了不能再缩的地步。




综上所述:美男+超能力+相爱相杀+爱你在心口难开+官方亲爹一直在发糖=欧美圈四大CP之一




关于影片内容的饭制视频,强烈推荐以下几部:


1、洋子三三制作的X战警系列(←迷妹为了卖安利真的很拼哦!)


①X战警系列解(tu)读(cao)1: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为EC跪断腿(X战警:第一战)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78689/


②【X战警】系列解(tu)读(cao)2:中二病大爷老万的心路历程 (X战警老万的心路历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33395/


③【X战警】系列解(tu)读(cao)3:各部门注意,我们要重开圈钱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20477/




2、【杂谈】【X战警】盘点EC的萌点和虐点——Erik/Charles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95660/




3、【中字】X战警:第一战 删减镜头 完整版【修复】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2493/




4、【X战警】用UP主的方式打开X战警【EC】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19864/




5、【X-men】【EC】Hop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90034/




6、【X战警群像】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by风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73104/




======= 我是Cherik的分割线 =======




影片有时间限制,萌点有限,没关系,我们还有演员!和访谈!







CP简称:鲨美


CP全称:Michael Fassbender & James McAvoy




来源:


①Michael Fassbender因为笑起来两排牙齿又白又整齐,超级像鲨鱼,所以被粉丝们戏称为法鲨


②James McAvoy被票选为“欧洲最美的男星”第一名,简称詹一美


③法鲨+一美=鲨美


④对于官配CP是欧洲第一美,法鲨表示压力并不山大,因为他是欧洲第一腰。






鲨美の萌点:


——互相欣赏,互相扶持,互相理解,并且毫无节制地秀恩爱。




①一美认为电影中的EC应该立刻!马上!滚去扯证,因为他们完全就是小两口在谈恋爱;


②黄暴大手一美曾表示:我们做过4次爱;(访谈里的感觉像开玩笑,但不管,反正我信了)


③詹一美还表示:是的我们每天早上起来都做爱。


④访谈里,法鲨只要不说话,那他基本都在歪头盯着一美看……一直看……不停看……还在看,眼神除了宠溺就不剩什么了;






还有很多细节和萌点,大家自己去看视频慢慢体会吧!以下是推荐的必看:




1、[双语字幕]一美法鲨休叔 诺顿秀完整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18043/




2、【中英双字】X战警天启SDCC柯南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62530/


【詹一美对EC爱情观的解读堪称范本】




3、【X战警:天启】EC“恋爱三部曲+个人小剧场”(宣传篇高甜慎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5048/




4、关于法鲨和一美的【哔】生活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0872/


【↑传说中的我们做了4次】




5、@Michael_F_Assbender 詹一美:跟法鲨空气吻或者爱斯基摩吻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141/


@Michael_F_Assbender 法二鲨:用唱歌回应是否会亲吻詹一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8882/




6、【X战警】WiFi天团花絮宣传糖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36527/




7、一美高能段子不完全合集(虚拟与现实对比强烈)慎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0860/


【↑一段合集全方位展现詹一美才是真·黄暴大手】




8、【EC】一美和法鲨为《Details》杂志拍摄写真幕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14311/




9、【FANVID归档·15P】「EC/鲨美」世界第一初恋【DRAMA连载】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22796/index_1.html




10、X战警:第一战法鲨与一美12分钟面对面访谈(中文字幕)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80890/




11、鲨美蜜月之旅(?)【←《X战警:逆转未来》宣传期一美和法鲨的访谈视频熟肉】


http://jinceec.lofter.com/post/253966_13a2ad0




=====  最后来几发污污污污污的彩蛋↓  =====




①【EC/法鲨一美】(ABO)小教授玩一夜情把自己玩进去了(高污!慎入!注意身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56981/




②【EC/鲨美】这是一份虚假安利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73781/




③【EC/鲨美】SEXYBACK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GcktnL0Po/








最后的最后:欢迎入我大EC坑!这里有糖有肉还有粮!宝贝儿你还在等什么!!!


最最后:同人文可以在随缘居/LOFTER/AO3上搜,粮!超!多!你懂的=v=


另附一个迷妹整理的☞ EC中文同人推荐




EC中文同人推荐

Pressure_Chan:

2016/09/03更新:有道云被屏蔽,更新Evernote地址


注:iOS打开evernote无限转圈者,请选择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2016/07/12更新:有道云的随缘地址已替换至新家,总算可以不爬墙了。


入坑两年断断续续扫了不少文,这里以原PO之口味向做一个总结推荐


基本宗旨是EC不拆不逆


一共记录了24篇原创(5篇原作向),15篇翻译,6篇肉肉,3位老司机。


文字版与所有文链↓:


Evernote链接


图版↓:













【蜘蛛骨科/ABO】夭折part5(荷兰虫x加菲虫)

Mr.BunnySu:

声明:年下!年下!年下!


警告:本章有猎奇描写,欲求不满描写,有隐晦Mpreg提及,不接受者勿入


前情提要:萌生  夭折1 夭折2 夭折3 夭折4


>>>>>>>>>>>>>>>>>>>>






“唔——呕……”


盥洗室里传出呕吐声,但之后水龙头被拧开了,一切声音在流水声中变得模糊不清,持续了好几分钟才停了下来。


Andrew推开门走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线条柔润的下巴挂着水珠,额间的鬓发也被水打湿,一小撮黏在瘦削的脸颊上。他站在Tom的房间门口,用手抹了一把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狼狈,做了几下深呼吸后,才慢慢地打开了房门。


Andrew希望Tom还是睡着的。否则按照他那敏锐的听力,肯定会注意到Andrew在盥洗室里的动静。在蜘蛛侠的房子里,想隐瞒点什么,还真是个高难度的事情。


最小的蜘蛛侠已经清醒了。他倚在床头,在房门被推开的那瞬间就转过脸来,和Andrew四目相对。


“……嗨。”Andrew笑了笑,有点局促地关上了门。梅姨在Andrew的劝说下,勉强同意离开Tom去休息。她吓坏了,但她没有哭,经过Andrew身边的时候,梅姨拥住了他,拍了拍他消瘦的后背。


“我吵醒你了吗?”Andrew来到Tom的床边,把手放在Tom的额头上。这家伙之前一直有发烧,现在倒是比Andrew的手心还凉一些,Andrew松了口气。


“你干什么去了?”Tom问道,他的声音因为虚弱,听起来软绵绵的。


“之前着急回家,跑的有点急。”Andrew故作轻松地说道。他将手里的袋子放在了乱糟糟的桌子上,“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三明治,你现在要吃吗?”


Tom仔细观察着Andrew的表情,但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Tom垂下视线,缓缓地摇了摇头。


“Tommy?”Andrew在他的床边半跪了下来,担忧地喊着弟弟的名字。


Tom听到了,但他迟迟不作出反应。Andrew耐心地等待着,直到Tom发出一小声啜泣的呜咽,他冲着Andrew伸出胳膊,仿佛在求一个抱抱。


“哥。”Tom抬起泛着水光的眼睛,眼神中的委屈和挫败让Andrew的心脏仿佛被无形的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


Andrew紧紧握住Tom的手,他将上半身探过去,将他们的额头顶在一起,鼻尖互相触碰着。他抚摸着Tom的后颈,用他那一贯有点发颤的小鼻音轻声地说,“It’s OK,It's OK……”Tom把脸埋在Andrew的颈窝里。他在长久的沉默后,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我的衣服坏了。”


Andrew笑出了声。“我给你做一套,怎么样?”


Tom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一直想要Andrew做一件蜘蛛侠运动服给他,几年前他开口过好几次,但Andrew一直以他有斯塔克技术支持为理由拒绝了。


“称心如意了吧,小坏蛋。”Andrew将Tom棕色的小卷毛揉的更乱了一些。


Tom总是在只有他们俩个人的时候才露出脆弱的一面,他尽情地嗅着Andrew身上的味道,在哥哥细嫩的脖颈上留下一小串红郁的啜印。


距离噩梦一般的万圣节之夜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周。奥斯本实验室化验出来的结果让大家都陷入了不安,箭头上的液体中带有生物神经毒素,这也能解释了Tom的伤口愈合变慢的原因,毒素抑制了他血液中的蜘蛛力量,现在的Tom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甚至连一块木板都折不断。


Tom昏迷了两天之后苏醒了过来。醒来之后Tom一言不发地接受了现状,也接受了他双腿暂时没有知觉的事实。但这不代表他不害怕,他会在梅姨睡着之后睁着眼睛,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直到天边翻开鱼肚白,他才合上疲惫的微红的双眼。


Tom向两位哥哥陈述了万圣节之夜发生的事情。根据他的描绘,Tobey画出了敌人的大概样貌,那是他们三个人都未曾接触过的人物:一个猎人,有着浓厚的外地口音,披着兽皮,有着近乎野兽的敏捷和强壮。他是有目的性的来访者,Tom说道,蜘蛛侠就是他的目标。


“他说‘我找到你了,蜘蛛。’”Tom蹙着眉头努力回忆着。


以蜘蛛侠为目标的反派,Tobey和Andrew已经习以为常。他们树敌良多,也不在乎多那么一个。Tom还年轻,他大概是不太习惯这个。


Tom一直握着Andrew的手,直到他再次昏睡过去。Andrew蜷缩在床边的姿势并不舒服,但他尽量保持着。Andrew看着Tom的睡颜,褪去了活力和不安分,稚气已经在他的骨骼中抽离,内敛和沉稳在他如刀锋雕刻一般的眉眼中沉淀下来——他的弟弟在不知不觉中长大成人了,变成了一个优秀的Alpha——他的Alpha。


Andrew轻轻咳嗽。Tom的信息素混杂着血腥味,这让Andrew又觉得有些恶心了,胸口里酸水翻涌,他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巴,差点就吐了出来。


他轻轻松开Tom,重新躲进盥洗室里。起初他以为是感冒,还特地去了一趟药店,可能不对症,药片对他不起作用。Andrew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尤其是梅姨,他隐藏的很好。Tom的重伤已经让她担惊受怕,Andrew实在是不想让梅姨再操心别的了,他竭力装作精力充沛的样子,默默承受着身体的不适。


捱一捱就好,Andrew对自己说道。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找到那个猎人。


这之后Tobey和Andrew轮流在黑夜的城市中搜寻着蛛丝马迹,但他们一无所获。也许对方觉得和Tom的交手已经打草惊蛇,所以在这个城市里隐藏了身形。


这就像一个让人难过的小插曲,他们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但这平静就像是黑夜里毫无波澜的湖面,在深不见底的湖面下暗流汹涌。


让大家欣喜的是Tom恢复的挺快,即便是没有解药,他那强大的蜘蛛基因也在慢慢地净化着毒素,下第一场雪的时候,他的双腿已经有了知觉,他可以在房间里缓慢地挪动,独立地去卫生间给自己洗澡,顺便帮梅姨给露台上的花草浇浇水。


Andrew成功地捱过了那一段莫名其妙地反胃期后,疯狂地迷恋上了torrijas,那是西班牙餐厅的一道甜点菜,法式面包涂抹着焦糖炼奶酱,有时候一晚上andrew能吃好几块。不久之后andrew就发现他大概得对这几块面包付出代价——一个圆润的小肚子,尤其是套上紧身衣之后格外明显。于是寒假开始后,他很少回家,大多数时间都泡在那个废弃工厂的训练基地里,给自己加了一点训练量,希望不要让自己的身材走形的太难看。


完整版:走这里




>>>>>>>>>>>>>>>>>>>>


OOC到了天际!对不起大家!

British幼驯染观察日记:

汤荷兰先生可以说是戏精本精了
拔智齿之后整个人都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
顺便强调“I feel 1/4 less wise”
而haz面对这位不能自理的朋友则表示这是“the best day ”
我觉得只有sam是真的在照顾他(´・ᴗ・`)

·

·

·

还是要补一句,sam超可爱!!!

【Parksborn/授权翻译】恋爱初体验/01

its_Vian:


授权于此




There He Is


恋爱初体验




(又名:未来对象来了我还没做好晚饭该怎么办)




作者:Bixiayu


译者: @its_Vian 


标签:两发完,无能力AU


梗概:Peter想为Harry精心策划一场约会,但他好像搞砸了。




译者的话:翻译的时候差点没把我笑死 


-




“所以你是答应了吗?”Peter一脸仿佛被蜘蛛咬了的惊讶表情,难以置信地瞪着大眼睛问道。


Harry Osborn真的答应和他约会了吗?和Peter Parker?


“Pete,你已经问了三遍了。”Harry神情认真地回答,他攥紧Peter因出汗而黏糊糊的双手,“你没听错,我答应你。”


Peter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高兴炸了。他和Harry自六岁起就认识彼此,当初Peter第一眼看见Harry,他就彻头彻尾地被小奥斯本俘获了。


且人尽皆知。


除了Harry. 鉴于他在学校里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万人迷,他丝毫未察觉到Peter对他过分热切的关心。Harry那一头凌乱的暗色棕发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犹若一面明镜照映着太阳的金色光泽。他的儒雅一笑,能让所有人即刻为之倾倒。


正中Peter的第一要害。


Peter小鸡啄米般地点头,一股平静之流取代了紧张之感贯穿他的全身。他遐想着下一秒他将趴在学校课桌上或躺在家里卧室的床上醒来,嘴角还垂涎着一渍做美梦流下的口水。


他一定是在做梦。


他真的成功约到HarryOsborn了吗?假的吧?


Peter曾在校园里亲眼目睹过数不清的少男少女大胆地跑到Harry面前企图约他幽会,每每看见这种场面,Peter都会醋意大发地涨红脸,他的双颊抑制不住地发烫,整个人又气又酸妒忌得爆炸。他嫉妒,也羡慕那些男孩女孩们能鼓足勇气去向Harry发出邀约。


他害怕万一Harry哪天答应了某个邀请。但他从来没有接受任何一个约会请求。


Harry礼貌地委婉拒绝了每一个邀约,次次如此。


“Pete?”Harry担忧的询问打断了Peter如潮涌般的思绪。他立刻道了歉,“今晚七点到我家?”


“好啊。”Harry言定。他轻轻抽回被Peter牵紧的双手,反手插回自己的黑色风衣口袋里。“晚上见。”他留下一句道别,便转身朝自家方向迈步。


Peter大脑断片呆立原地,二愣子似的眼巴巴瞧着Harry的背影。


Harry不忘回过头来朝Peter莞尔微笑,向他挥手再见。


Peter的少男心被酥化了。


 


 


Peter迈着大长腿一路傻笑着飞奔回家。


他必须精心策划好这次约会。


Peter回到家,他看见梅姨和本叔坐在桌边看着报纸,“嘿!”他打招呼。


“嘿Peter,是什么让你这么开心?”本叔笑问。


“我今晚有个约会!”Peter亢奋地回答。


梅姨会意地粲然微笑,几条鱼尾纹爬上了她的眼角,“噢Peter!”她欢呼,“我真为你骄傲!”


“终于啊,”本叔揶揄道,“你可以搬出去住了!”


梅姨轻轻拍了一下本叔的肩膀。Peter傻笑。


“在哪里约会?”梅姨问。


Peter换了下身体重心,“就在这里……”他踌躇答道,“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Peter!”梅姨兴奋地合十双手,“我和你本叔会出去散散步,就像往常一样。”


本叔哼哼唧唧地嘟囔,继续看报纸,“你最好别在我们出门的时候搞什么派对。”


“那可说不准。”Peter扔下一句玩笑,噔噔噔跑上楼回房间。


 


 


Peter跑进卧室拉开衣柜柜门。


他得穿得正式一点。


经过一阵翻箱倒柜,他终于在满柜子的连帽衫牛仔裤里找到了一件还算得体的衬衫。那是件白色衬衫,衣袖被挽至手肘。


Peter又翻出了一条深蓝色牛仔裤,他的衣柜里居然连一条黑色裤子都没有。


他把衣服往床上随手一扔。


Peter跳进转椅坐在电脑前,他准备在他的黑历史长河中再加上一件最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他准备上网搜索“约会的一百种方式”。


不忍直视。


“与双鱼座男生约会的一百种方式”。


Peter完全是个约会白痴。他当然和Harry认识好些年了,但Peter根本不了解他的深层个性。Harry很文静。


如若一个引人向往的迷。


因此,这次短短几小时的约会为Peter提供了能更加深入了解Harry的绝佳机会。


“一场狂欢派对,一部浪漫爱情喜剧电影,在沙滩上摆满蜡烛。”Peter低声念着搜索页面上的字句。他弓着背,脸都快贴在电脑屏幕上了,仿佛他在挖掘宇宙的奥秘。


亦是HarryOsborn的秘密。


Peter没有海滩,也没有钱。


呃,除了他放袜子的抽屉里的十二块钱。


他决定准备一份丰盛的晚餐,再看一部浪漫爱情喜剧片。


Peter看了眼时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满脸愁云,再过不了多久Harry就要到了,他没多少时间了。


6:02


Peter小声咒骂了一声,冲下楼去准备晚餐。


 


 


Peter一到客厅就看见他的叔叔婶婶打扮得春风满面一身靓装。


他微笑称赞,“你们俩看上去真精神。”


“谢谢,Peter。”梅姨笑着回应。但她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把Peter吓得七上八下的。


“你就穿这个吗?”她问。


Peter低头看向自己的牛仔裤和紫色T恤。


“不,当然不是。”Peter解释,“我只是想先准备……一下……你知道的。”他感觉他要是再多说一句关于约会的事,他就越有可能搞砸这场约会。


本叔大笑,“你会做饭?”


“我当然会。”Peter心虚了。


做饭应该没那么难……


“什么时候学会的?”本叔问。


Peter硬生生转移话题,“你们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吧?”


本和梅互相交换了个眼神,“我们这就出门。只要你今晚别把房子烧掉就行。”


“知道了。”Peter朝他们挥手,“玩得开心。”


他们点头回应,走出门,留下Peter一人待在家里。


 


 


Peter双手扒拉着嘴,盯着冰箱看了好一会儿。


他叹了口气。


他不会做饭。


“放松,”他自我安慰,“没那么难的。”


他从冰箱里端出一只剃光毛的小火鸡,把它放到烘焙浅盘上。


他开始阅读烹饪说明:如何正确地烤焙这只鸡。


“先预热到400F,烘烤2至3个小时。”


他不禁抱怨。他没有这么多时间了。已经6:32了。


他决定把温度调到最大,把小鸡塞进烤箱里,一定可以的,他想。


他捣腾了几遍食品储柜,决定挑最简单的来做。


番茄沙司意面


“好的……”他自顾自嘟囔。他从橱柜里找出了一只银质煮锅,往里面灌了些水,再把一把意面扔进锅里,面的尾巴粘在了锅沿上。


然后他找出一个玻璃碗,往里面挤了几大把番茄酱之后,他便把碗晾在料理台上,匆匆跑上楼。


换装时间到。


 


 


Peter在二楼卧室里换衣服。他套上了衬衫和深色牛仔裤。


他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的眼镜。


脏兮兮的眼镜会扣掉印象分。


他摘下眼镜在衬衫上胡乱蹭了两下。


他知道自己看上去紧张得要死。


他甩了甩肩膀,试图自我放松。


没事的


放松


一定没问题的


没事——


他突然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他赶紧冲下楼。


便看见一股烟正从煮着意面的锅里冒出来。


看样子他没加够水。


锅底都被烧黑了,锅里的水也被烧干了,只剩下一坨烧焦的意大利面,面条的末端依然粘在锅沿上。


Peter近乎绝望地呻吟,他立刻把意面从锅里捞出来。起码鸡肉应该还能吃吧,他想。


也就想想。


他打开烤箱后差点哭出声。


鸡肉边缘一圈依然是未烤熟的嫩粉色,但鸡的上半部分已经烤焦发黑了。浓烟扑面而来,Peter被熏得双眼含泪,呛得他咳到想吐。


他急忙套上厨用手套端出烤盘晾在料理台上。他叹了口气。


他可真差劲。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他想。


也就想想。


哔——


哔——


哔——


哔——


烟雾警报器响了。


Peter急忙奔进浴室随手抓过一条毛巾,他站在椅子上,在烟雾探测器周围挥舞着毛巾驱散烟雾,好让这个恼人的警报器闭嘴。


漫长的十分钟过后,烟雾几乎散尽,警报器终于不叫唤了。Peter跳下椅子,浑身冒汗。他不小心打翻了料理台上盛着番茄酱的玻璃碗,玻璃碗立即被摔成一片片大块尖锐的玻璃碎片,四分五裂地躺在地板上,番茄汁飞溅,沾到了Peter的衬衫上。


Peter懵逼地瞪着大眼睛低头看向自己的衬衫。


他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凶案现场回来。


他得再换一件。


快速地再换一件。


他还没来得及跨出第一步,门铃响了。


Peter的心在尖叫。


Harry到了。


Peter跑到窗边向外看。


他就在外面。


正欣赏着Peter家门口的装饰花朵。


Harry戴着一顶黑色针织帽,穿着一件深蓝色衬衫,外套披着白天穿的长风衣。


他的手里握着一枝玫瑰。


Peter咒骂着自己一边脱掉衬衫。他还穿着一件黑色打底衣。


无路可退了。Peter颤着手打开了门。




to be continued.














太可爱了!!!!!!!!尖叫!!!!!!


感谢阅读x :D

北极圈圈长秦贤:

拒ky,甜向,有车。

一个Harry在父亲留下的资料里发现年差竹马Peter是蜘蛛侠,告知Peter自己要死后,两个人发车,Harry获得血后变异,跟Peter打一架,又和好的恩爱故事。

飘飘:

【虫蝙】It's consuming me 

视频,戳⬆️

镜头都是深思熟虑定的,请各位务必品一品ur bf那段的表情变化:-P

温暖北极发起人—你车:

-Life is round, that we're stuck on this wheel of living and dying. An endless circle, until someone break it.

-

-生活是圆的,我们被困在生与死的循环之中。一个无尽的圆,直到有人打破它。

【禁一切】

【Parksborn】The Sun Seekers 03

瑶苓:

前两章传送门  01  02




再次宣传我们的虫绿合志《Every World I Meet You<不期而遇>》,买过的人都说好,超级厚本,超级实惠!!!!!☞淘宝传送门




03






Harry钻进储物间里捣鼓了一阵,给拘束地坐在桌前的他端来一杯无因咖啡。


 


Peter道了一声谢,伸手接住那热烫的杯子,小口啜饮:“你之前来过贺瑞斯吗?我觉得你不是这城中的人,不然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哪怕是匆匆一眼?”


 


Harry斜斜依靠在桌子,他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手指在木制桌面上划来划去,过了几分钟才回答道:“很久之前来过,我只是记忆格外好。”


 


Peter很快就把那杯咖啡喝完了,温热的液体滑下食道掉进胃袋中带来的安全感与满足感让他嘴角带笑,他握着空杯子看着Harry敲击桌面的指节,“你好像在计算什么?”


 


“没什么。”Harry很快答道,“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不是躲过这场雨就离开?”他瞟了一眼急速拍打在玻璃上的雨滴,“暴风雨已经开始了。”


 


“我知道你很想快点带我离开这个城市,可你为什么还要选择躲雨?”


 


“你的问题太多了。”Harry皱着眉,拉了一把椅子在他身边坐下,“非要这样的话,我还想问问你为什么跟我走?”


 


Peter瞪大了眼睛,棕色的虹膜总是显得他格外无辜,“如果我不是患上了某种失忆症,几分钟前拉着我不由分说从二楼阳台一跃而下的人是你。”


 


“可你点头了。”


 


Peter张了张嘴想反驳,回忆了一瞬发现他确实点头允许了Harry带他离开。他丧气地垂着头,本来以为离开住所就立刻能顺利突破贺瑞斯的防线投奔到起义军那边去,然后为自己的自由与解放而战,就像是他憧憬过许多次的那样。可现实的重锤给予他迎头痛击,仅仅因为一场雨和几句谈话就让勇气从他身体里溜走了大半。


 


Harry默不作声地盯着他发呆,手指无意识地在玻璃杯上留下指纹。少年人共有的天真在他身上真是发挥地淋漓尽致,他们就是未完全接受那些粉身碎骨折筋断髓的打磨的玉石――尽管玉石制品早在前虫巢时代就被取缔了,但Harry看着他就还是想起了这种古董。


 


激烈的雨声代替沉默充斥了这个房间,狂风把每一滴雨水拍碎在任意暴露的表面上,迅疾得好像在下一场子弹雨,金铁交错的声音摄人心神。贺瑞斯的排水系统经历数代研究者的共同完善,能轻松对抗这种程度的降雨,街道湿淋淋的,可以看到雨滴飞溅,却看不到汇聚在一起的雨水,它们迅速冲刷掉地面的灰尘然后无声地顺着下水道游走了。


 


“说真的,你没有必要瞒着我,我更想知道真相,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做好准备了。”Peter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让站在窗边的Harry也是一愣。


 


Peter问完这句话就不敢去看Harry的背影,他双臂交叉放在桌子上,完完全全地背对着Harry,像个已经穿戴好自己的盔甲构筑了自己的防线的勇士一样准备迎接Harry接下来的答案。他等了几十秒,却听见Harry的一声响亮的嗤笑。


 


“你是觉得自己天赋异禀可以左右这场战争吗?”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Peter听不出来Harry语气里的情绪到底是调侃还是嘲讽,他攥紧了拳头,脸颊发红,“可你找我总是有目的的,不是吗?”


 


“我只是想找人一起离开这座城而已,我有自己要做的事。”Harry兀自轻笑了一会儿,然后这样说道。


 


“……你需要我的帮助?”


 


“嗯……算是吧。”他终于松口了,拨动着手腕上的探识器,蓝色的全息投影图跃出,点亮了房间里的阴暗。以这所房子为中心五英里为半径的周围建筑道路与相应标识的微缩模型浮现在空气中,五英里已经是私人探识器所能达到的极限。


 


“这不正常……”Harry盯着地图低声自言自语,他拨动着模型慢慢旋转,并不时放大。Peter原本还在桌前坐着思考Harry的话,这会儿也被吸引过去,他不自觉地贴着Harry的肩膀站着,试着在那由数据组成的模型里找出是什么让Harry觉得反常。


 


作为“孤星”的外围研究者平日里没少和基础数据打交道,对数字的敏感让Peter皱着眉观察了不久就发现了异常,他按下Harry还在拨动模型的手,调出一栋建筑的具体参数,接着得出结论:“一些建筑的外围防御系统强度被篡改了。”


 


“你确定吗?”Harry呼吸一窒,猛地转过头看向他,这么近的距离让他俩差点亲在一起。


 


“是啊,三年前我曾和乔拿.约翰森一起负责过加强贺瑞斯城里一些重要的s级、ss级建筑的防御等级,这栋也在其中,它的外围防御还是我设计的呢。”Peter幅度很大地点点头,谈到他亲手设置了防御强度时不免有点自得,随即他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Harry见了他这副样子,反而笑了起来,眼睛弯了弯,有点玩味地问道:“那你知道这栋建筑为什么被标定为s级吗?”


 


“……我不知道,以我的等级是接触不到这些的。”


 


“好吧,我一点也不意外。”Harry耸了耸肩,飞快地点击了几处建筑,记下了它们现在的参数。


 


Peter福至心灵一般没用Harry提示,立刻给了他自己记下的这些建筑原来的参数。Harry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随即收回了全息模型,在探识器侧面上按了一下,就坐在了窗台上。


 


“结束了?”还在迷茫的研究者凑过去挨着他坐下,“你发现了什么?我感觉你……呃,很紧张?”


 


金发男人速度很快的瞥了他一眼,双臂交叠在一起倚靠着窗玻璃,呼出的暖气立刻在冰冷的玻璃上形成一层水雾。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那你收集那些参数有什么用呢?我敢肯定你把它们传递出去了。”在Harry面前一向有些讷讷的大男孩此刻眼睛里迸出非同寻常的光彩,他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几乎是在逼问了。


 


“与你无关。”Harry淡漠的灰蓝色瞳孔扫过他紧绷的神情,嘴角垂了下来。


 


“还是与我无关吗?哪怕我刚刚把重要机密泄露给了你?”


 


“我并没有使用任何逼迫的手段,完全是你自愿。”


 


“我信任着你,而你完全不打算为我解释哪怕一点关于我们接下来要走的路。你不觉得――”


 


“我很荣幸我轻而易举得到了你的信任。”Harry刻意加重了“轻而易举”这个词,“既然说到信任,你在怀疑我会害你吗?还是怀疑我是一个间谍,效忠于虫巢或者起义军?”


 


Peter如遭锤击,他扑过去抓着Harry的肩膀,疯了似的大喊:“起义军!起义军!他们要攻城了!”


 


他并未听到自己的呼喊,实际上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静谧得可怕,他陷入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完全而彻底的空白里。Harry的脸在他眼里开始扭曲变形,天花板向他压了过来, 他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在位移、变形,就要扭曲成一团稀烂的泥巴。很快,他的意识坠入了黑暗,他倒向了柔软紧紧包裹住他的地板里。




TBC




我知道我已经咸鱼了两个月了,感谢大家依然关注着我这条老咸鱼。为了证明我没死,来更新一下这篇。